beplay官网注册|首頁_欢迎您!

当前位置: beplay官网注册 > 热点聚焦 > 正文
上海市市北中学校长陈军:语文教育思想的诚直论与批判性思维
来源:教师报 作者:杨希 2020年01月03日 17:25

近日笔者采访了上海市市北中学校长陈军。陈老师为中学语文特级教师,多年来从事中学语文教学,现任上海市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,上海市语文高级教师委员会委员,全国中学语文教学委员会副会长。先后获得教育部“曾宪梓教师奖”全国优秀语文教师、上海市先进教育工作者等荣誉称号。

笔者:陈老师您好!随着教育深化改革的推进,各学科的配套发展,语文教学空间与潜力也得到了极大的释放。今天,想请您谈谈您对语文教学未来发展以及语文教学育人的思考与探索。

陈军:谢谢关注!我现在正在带上海市语文学科德育基地,我的初步认识是:学科德育是一种强调。德育,自在学科内容之中。语文学科育人,这个核心点是什么?就是“说真话”(包括写真文)。当前的“语言腐败”太严重了,说话与作文假、大、空,语文教学能漠视吗?语文学科的学习对象是语言、文学、文化,语文学科育人:就是把德育聚焦到与语言学习、文化学习密切关联的地方。近三年,我在学习文学史、论史、文学批评史的过程中,写了很多读书札记,后来在《语文学习》上发表了《诚直论》这篇文章。

笔者:为什么以“诚直”命题呢?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?

陈军:在中国思想范畴中,“诚”是关于人品的哲学概括,是内向的修炼;直是人格的外向态度,是对外界的直接情感表达。我的思考是:“诚”这个字的提出,它是一个综合的人格概念。在先秦著作当中,“诚”出现的比“直”要早,“诚”的意思包括了“直”。后来又出现了“直”这个字,“诚”和“直”并用。但是我在有关的文献当中发现,“诚”主要是一种思想情感,属于内心的。“直”主要是向外的,而且多侧重于表达,比如说话和写作。通过“直”才能看出“诚”,因为一个人不做事,不说话,不写文章,他的“诚”你看不到。只有听他说话,看到他写的文章,综合比较分析以后,我们才能做出一个判断,他是“诚”的。把文学和教育叠合起来加以系统化阐释并且构成了完整的“诚直”观的创立者是孔子,他的思想在《论语》中得到了全面阐述和揭示。后来,在文论当中都是“直”,比如文章的表达、词汇、章法、修辞,等等,但“直”和“诚”又是密切相关的。现在总体上我是把它们合在一起讲的。以后我还会写文章,对它们作一些界定,作学术性的分界。

笔者:那么“诚直”论和您的语文教学有什么深层次的关系吗?

陈军:这一研究促使我的思想发生了很大的升华。我觉得语文教学对人的培养,从前是注重听、说、读、写四项基本能力,现在讲的是文化、思维、语言、审美四大核心素养,但从“立人”的本质上讲,都绕不过“说真话”这个关键。“说真话”是语用的原则,真话之“真”是做人的标准。无论是听说读写,也无论是语言、文化、思维、审美,都离不开“真”,也就是“诚”与“直”。小到技能运用,大到国民素养提升,就当前的语言危机来讲,就是说真话,说直话。说真话就是诚——真诚。说直话,就是敢于批判,敢于批评。通过我的语文教学,我的学生能够学习说真话,做真人,这就是我的“中国梦”。这既是能力,也是态度,更是素养。

复旦大学朱刚教授写的一本书对我启发很大,叫《中国文学传统》,书中揭示了一个被我们忽略的事实:历代的文学家绝大部分都是士大夫,他们的立场主要是维护,不是批判,不具有像古希腊那样的社会性立场。而今,我们要打破这个封闭系统了,要培养当代中学生新的语文能力和人格。乍一看,在我们的文学作品、文学思想中,批判的很少,可我想想也不对,要是没有批判性的话,一个民族的文化是不能成立的,我决不相信中国没有批判的火种。于是,我利用所有的业余时间沉浸在古代文学的大海中,虔诚地去寻找那闪光的灯塔。我终于在大量的文献中找到了以质疑、批判、反思为主题的经典“国文”。我的感觉是如获至宝!虽然目前只是隐隐约约、草蛇灰线。我现在就在开这门课程,名称叫《疑思问国文点读——中国式的质疑与批判》,教了将近一年了。我自己选文章,从先秦选起,疑、思、问这三个字就是孔子提出来的。选孔子的同时,我又选了庄子的《马蹄》,这是批判孔子的。又选了孟子,这是继承孔子批判庄子的,我要把语言世界的百家争鸣呈现给学生。

笔者:以前文本的阅读,没有呈现具体的面貌。现在读文章,就沉浸在“语言”的争鸣中了。

陈军:你不把文本呈现给学生,学生哪里知道。后来我又选了屈原的《天问》,荀子的《天论》,然后是宋玉的《对楚王问》,贾谊的《吊屈原文》,一直到清末民初《邹容传》,等等。我就是想选有质疑意识的、有批判意味的,而且是敢言的、坦诚的经典作品,为学生提供质疑的支架。比如,我在上屈原的《天问》时,有一个学生就屈原的“问”,提出自己的“问”,他好奇屈原《天问》中的“问”是“有疑之问”还是“无疑之问”,他特别强调屈原的“问”是在大家都觉得无疑的情况下提出的“无疑之问”。一个思想家,在众人昏聩的时候独自发问,这是何等的时代激响啊!学生思考到这样的层面,我简直要欢呼雀跃了!这就是我想呈现给学生的,我提供文本给他们,他们带着自己的“疑思问”去思考、探索,这就是诚直人格的一种培育。诚直,总是要有载体体现的。这是我很得意的一个探索。

笔者:关于培养学生批判性思维方面,您再详细谈谈。

陈军:现在讲批判性,我是赞成的,引用西方哲学家批判性思维的理论,我也感到很有必要。同时,我们要认识到,批判性,我们中国人也是有的,而且一定要纳入到学科本身上讲,否则不叫语文课了,叫哲学课了。批判性思维,它是与所有学科相关的,数学也是讲批判性思维的。语文本身有没有例文,有没有好作品?我们要把它找出来,建构成课程,让学生能摸到啊!这就是国文啊!我现在开的《疑思问国文点读》课程,学生很是惊喜。目前这个“疑、思、问”课程试验正在进行中,两年之后,肯定又会有一个反思。效能究竟怎样?还要评估,还要有一定的扬弃。我要看高中三年积累下来的材料,看看对学生的考察,学生到底学到了什么。

笔者:陈老师,您是一位向往未来的语文教师。您能讲讲您的“未来”内涵吗?

陈军:我是一名教师,我的“面向未来”就是邓小平讲的“三个面向”,我是认同这个教育原则的。就语文学科而言,也就是张志公先生的现代化思想,即现代化的文+现代化的道+现代化的教学。南京大学老校长匡亚明《孔子评传》里有一句话,说孔子用怀古的方式憧憬未来,这句话太好了。但这句话,现在有多少人能认识呢?我是有这种感慨的。未来很久远,未来又在眼前。我的当下“未来”就是与学生一道干点正经“活”吧:敢于疑思问,学习说真话,学习写直文。

笔者:期待您的新书出版,也希望下次能在现场听陈老师上课。谢谢!

责任编辑:杨子
  • 新闻网头条号
  • 新闻网微博
  • 新闻网微信
主管:陕西省委教育工委 省教育厅  |  主办:陕西教育报刊社
地址:西安市药王洞155号 邮箱:sxjyxww@sina.com 电话:029-87323955
陕ICP备(08105011号-1)手机举报APP下载
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9-85589610 版权声明
Baidu
sogou